推薦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email protected]

文學論文

社交媒體中受眾情緒對假新聞的影響

時間:2020年10月10日 所屬分類:文學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假新聞的存在,在某一方面是為了迎合新聞受眾的情緒需要。 本文通過分析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假新聞中的受眾情緒,以期加固受眾自身的心理防線,提高新聞的事實核查能力,為新聞報道回歸真相而努力。 【關鍵詞】假新聞; 受眾情緒; 虛假需要 假新聞是指通

  【摘要】假新聞的存在,在某一方面是為了迎合新聞受眾的情緒需要‍‌‍‍‌‍‌‍‍‍‌‍‍‌‍‍‍‌‍‍‌‍‍‍‌‍‍‍‍‌‍‌‍‌‍‌‍‍‌‍‍‍‍‍‍‍‍‍‌‍‍‌‍‍‌‍‌‍‌‍。 本文通過分析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假新聞中的受眾情緒,以期加固受眾自身的心理防線,提高新聞的事實核查能力,為新聞報道回歸真相而努力‍‌‍‍‌‍‌‍‍‍‌‍‍‌‍‍‍‌‍‍‌‍‍‍‌‍‍‍‍‌‍‌‍‌‍‌‍‍‌‍‍‍‍‍‍‍‍‍‌‍‍‌‍‍‌‍‌‍‌‍。

  【關鍵詞】假新聞; 受眾情緒; 虛假需要

中國記者

  假新聞是指通過誤導大眾帶來政治利益、經濟利益或心理得到成就感的新聞或宣傳‍‌‍‍‌‍‌‍‍‍‌‍‍‌‍‍‍‌‍‍‌‍‍‍‌‍‍‍‍‌‍‌‍‌‍‌‍‍‌‍‍‍‍‍‍‍‍‍‌‍‍‌‍‍‌‍‌‍‌‍。 社交媒體的出現給予了普通大眾發表言論的平臺,但同時也改變了新聞的制作、發行和消費,降低了消息發布的門檻。 近幾年,社交媒體中假新聞泛濫,已經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

  由于我國在政經報道領域存在嚴格的政策限制與媒體把關,中國的假新聞高發于社會、體育和娛樂議題,更多地同人們的日常生活密切相關。 統計發現,2018年下半年出現了465個熱門輿情事件,都是我國網民較為關心的社會公共事件,其中24%的熱點輿情事件屬于公共衛生類輿情,占比最高。 如今,新冠肺炎疫情作為全球關注的公共衛生緊急事件,極大程度上影響了人們的正常生活,它不僅危害公眾的生命健康,也給公眾心理帶來了眾多威脅。 在這個過程中,社交媒體成為了公眾發表言論、宣泄情緒的重要平臺。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社交媒體中假新聞呈爆發式增長的趨勢。 截至2020年3月27日,針對疫情相關的新聞,騰訊新聞旗下事實查證平臺“全民較真”公眾號從2020年1月18日起整理并發布了約403條謠言; “丁香醫生”官方公眾號整理并發布了共計103條謠言; “微博辟謠”官方微博也每日更新從各個官方平臺收集的謠言訊息。

  這個時期的輿情場域紛亂嘈雜,假新聞快速傳播的原因,是在某一方面迎合了新聞受眾的情緒需要。 新聞傳播的主要對象是新聞的受眾,受眾的接收效果和反饋轉發等行為,體現了新聞內容傳播的有效性。 因此,了解與分析假新聞的受眾情緒,認知其特點及影響,能夠更好地提高受眾的辨別能力,對打擊假新聞的傳播和散布有著重要的導向性,運用歸納整理和定量分析的研究方法進行分析。

  一、從受眾情緒角度分析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假新聞的特點

  網絡熱點事件發生時,網民在對刺激信息進行接收和加工的過程中,把違背社會要求和超出個人認知范疇的事物納入恐懼、憤怒、失望的情緒類屬中。 在這一過程中,情緒和認知是相互影響的,情緒不僅可以對認知信息進行選擇、監視、阻止等促進或干擾,同時還能對行為進行支配,使之與環境相協調。 因此,假新聞傳播者便利用受眾的這些心理情緒制造虛假的新聞話語。

  為了探討受眾情緒對假新聞產生和傳播的影響,本文在對新冠肺炎疫情期間虛假新聞的分析過程中,將受眾對新聞需求的情緒作為研究的變量。 根據心理學的類別,將情緒變量分為“正情緒”(包含期待、憧憬、開心、積極等心理因素),“負情緒”(包含恐懼、憤怒、悲傷、偏見等心理因素),“中情緒”(包含娛樂消遣、盲目信任等無明顯情感傾向),并對所選案例進行了判斷說明和定義。

  (一)假新聞迎合受眾“負情緒”的傳播

  假新聞制造者利用人們對疫情的關注和信息不對稱性,販賣、觸發社會焦慮和恐慌,給社會秩序造成嚴重的負面影響。 例如,針對各地因發熱瞞報被送醫的謠言層出不窮,這些假新聞能讓受眾對不顧及自身和他人生命安全的人產生攻擊和憤怒情緒。 還有一些負面情緒如同情、偏見、歧視等,也很容易被利用和消費。 例如“湖北產地的水果不能吃”刺激了公民對疫情重災區的偏見和歧視情緒; “武漢青山區某隔離點有32名因疫情失去監護人的孤兒”博取受眾的同情和憐憫之心。

  研究數據發現,52%的假新聞是為了迎合受眾的負面情緒,占比最高。 在網絡輿情事件中,網民更傾向表達憤怒、焦慮等負面情緒。 與平時相比,人們在疫情期間的焦慮、恐懼、悲痛、偏見歧視等負面情緒更加敏感,使得假新聞制造者有利可圖,也因此擴大了假新聞的傳播力和影響力。

  (二)假新聞利用受眾“正情緒”的傳播

  正面情緒包含期待、憧憬、積極、自豪等心理因素。 例如“受疫情影響,游客減少,威尼斯出現天鵝和海豚游泳”讓受眾在疫情中對環境的改善投射了美好的愿望; “意大利大使館防疫物資采購清單流出”鼓勵了公民積極參與疫情防控公益事業,盡管這種積極的情緒容易讓不法分子有機可乘; “鐘南山近日出征歐洲,指導其他國家抗擊疫情”雖是誤導性的新聞訊息,卻能激起國人的民族自豪感。

  (三)假新聞針對受眾“中情緒”的傳播

  在疫情期間,受眾對一些假新聞是沒有明顯的正負情感傾向的,這樣的“中情緒”在假新聞中占比28%,主要包含娛樂消遣和盲目信任的心理特征。 假新聞制造者便會利用人們的獵奇心理和認知盲區,進行欺騙或謀取利益。

  在市場經濟環境中,新聞娛樂化成了媒體追求經濟利益的一種方式,而娛樂假新聞也因其娛樂性、通俗化而愈演愈烈。 例如“里皮:中國下決心做一件事時執行力很強,除了足球”是迎合公眾對國足的調侃; “馬來西亞巫師病床作法抓新冠病毒后遭隔離”更是無稽之談的消遣。

  此外,認知盲區也是受眾接受虛假新聞的一個重要因素。 疫情期間,大量的偽科學和未經證實的醫學判斷被大家盲目信任。 特別是“雙黃連可以預防新冠病毒”的消息一出,立即登上了微博熱搜第一位,許多地區出現排長龍購買雙黃連口服液的現象,不管是線上還是線下都被搶購一空。 因為受眾對媒介話語所描述的現象或事物認知有限,這種有限性導致虛假新聞乘虛而入。

  新聞傳播論文投稿期刊:中國記者(月刊)創刊于1987年,由新華通訊社主辦。本刊作為中國新聞界服務的權威新聞專業期刊。

  二、受眾情緒對假新聞傳播的影響

  一方面我國網民規?焖僭鲩L,眾多普通公民爭相成為傳播者,通過生產和傳播信息,滿足自身情緒表達的訴求。 另一方面媒體為了掠奪有限的注意力,抓住了受眾對情緒驅動的信任,出現了大量博取關注的假新聞和情緒化報道,從而產生情緒共鳴。 其中,受眾的憤怒、焦慮等負面情緒更容易受到外部刺激。

  同時,要進一步壓實平臺責任,靈活、及時地予以審核,建立事實核查和辟謠平臺,減少虛假消息的誤導。 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室務會議已經審議通過《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并于2020年3月1日起施行。 在完善相關法律法規的同時,要做到依法嚴格監管,使假新聞不因“制造成本”過低而泛濫。 總而言之,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假新聞的爆發,也映射出我國社交媒體輿論場生態環境的建設任重而道遠。

  參考文獻:

  [1]鄧備.社交媒體假新聞治理:全球實踐與未來趨勢[J].中國記者,2019(02):116-119.

  [2]宋凱,袁奐青.后真相視角中的網民情緒化傳播[J].現代傳播(中國傳媒大學學報),2019,41(08):146-150+156.

  [3]李佳音.淺析新聞受眾認知心理特點及變化趨勢[J].新聞研究導刊,2018,9(12):110.

  [4]李瑛琦.基于文本、語境和實踐的虛假新聞話語分析[D].大連理工大學,2019.

  [5] E.M.羅杰斯.傳播學史——種傳記式的方法[M].殷曉蓉譯.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2012:80.

  [6]李靜芳.網絡傳播中網民情緒的特征及動因分析[J].新聞傳播,2019(14):246-247+250.

  [7]任冠青.你的情緒是不是被“朋友圈幻覺”利用了[N].中國青年報,2020-03-25(002).

  [8]代璽.新聞娛樂化探析[J].中國地市報人,2014(08):57-58.

  作者:易姝岑

110期排列3金彩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