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郵箱:[email protected]

政法論文

危險駕駛行為刑法規制問題探析

時間:2020年09月29日 所屬分類:政法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隨著交通方式多樣化的發展和機動車數量的逐年增長,因危險駕駛而造成的交通事故也隨之增多。為了更好地保護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我國把危險駕駛行為納入到刑法的規制范圍,有力的助推了交通秩序合法性的發展。論文通過對危險駕駛進行分析,探討危險駕

  摘要:隨著交通方式多樣化的發展和機動車數量的逐年增長,因危險駕駛而造成的交通事故也隨之增多。為了更好地保護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我國把危險駕駛行為納入到刑法的規制范圍,有力的助推了交通秩序合法性的發展。論文通過對危險駕駛進行分析,探討危險駕駛行為刑法規制問題與對策。

  關鍵詞:危險駕駛;駕駛行為;刑法規制;規制問題

法律適用

  1 引言

  危險駕駛罪是2011年5月《刑法修正案(八)》正式實施時確立的一個罪名。根據我國現行刑法對于危險駕駛罪的規定,講危險駕駛罪主要分為兩個類型:飆車型和醉駕型。以該罪為例,在道路上駕駛機動車,行為人以此為工具運輸違規;,應當按照現行刑法規定確認為危及公共安全才應當認定為犯罪。因此,此種類型的犯罪為具體危險犯,需要有專業的司法工作人員來認定是否對具體法益造成了危害。對于醉駕型危險駕駛罪,根據現行刑法規定,行為人僅在醉酒狀態下駕駛機動車即應當確認犯罪,因此此種類型的犯罪為抽象危險犯,不需要司法人員具體判斷危險是否現實發生[1]。

  2 危險駕駛相關概述

  隨著出行方式的不斷改善,機動車的出現為人們的日常生活提供了諸多的便利。但同時,大量出現的交通事故也嚴重危害到了人們的生命財產安全,社會風險和司法公正等問題日益受到全社會的廣泛關注。為了更好地適應社會發展和大眾需求,學術界和相關政府部門協同推動以預防和降低危險駕駛行為發生的課題研究,以更有效地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這也是回應社會呼聲的必為之計。2011年初,《刑法修正案(八)》正式通過全國人大的審議,在此次修正案中,首次將危險駕駛行為納入到刑法規制范圍中,這在隨后的司法實踐中,使學界和司法機關在對危險駕駛罪的定罪、量刑及完善方面,不斷產生著相關爭議,也使其備受關注。

  在過去幾年的司法實踐中,其也取得了明顯的成效,一些違法的駕駛行為得到了控制,處理了相關違規駕駛員。近年來,因為校車和旅客運輸車輛超速行駛和超載導致的交通事故屢有發生,特別是在這些事故中連續發生存在著死亡人數十人以上的重大傷亡事故,嚴重威脅了人們的生命財產安全;除此之外,;繁旧砭途哂幸兹家妆ǖ奶匦,這一特性就對該類產品的生產、運輸方式提出了較高的要求,特別是在公共場合當中發生交通事故,就會對人們的生命財產安全造成重大威脅,也會給社會秩序帶來極大危害[2]。2015年8月底,《刑法修正案(九)》正式的頒布,該法當中對這種犯罪行為的內容進行了詳細的解釋,并且確認機動車所有者和管理者若對修正案第三項、第四項具有直接責任的,也應受到相應的處罰。

  3 危險駕駛行為刑法規制問題

  交通運輸業的快速發展和汽車持續大量的增多所帶來的風險和災難則是風險社會的一個重要特征,危險駕駛罪的出臺建立在特定的立法背景之上,交通違法犯罪行為是伴隨著交通和社會發展而產生的,是一種現代化的違法犯罪行為。隨著我國市場經濟高速發展,人民的生產生活方式也在不斷地提升,汽車已經走進千家萬戶。根據相關部門的數據統計,2018年新增機動車駕駛員超過三千萬人,但是我國交通事故數量也近二十五萬起,其中共造成63194人死亡,直接財產損失達到138455.9萬元。由此可見,交通快速發展的同時,也造成了交通違法犯罪行為的多發,而這又阻礙了民主法治的發展與進步。至于具體將何種交通違法行為納入刑法規制的范圍,則是一個國家刑事政策的問題。

  在危險駕駛罪納入刑法規制范圍之前,一般都按照交通肇事罪定罪處罰,這可以反映出在交通違法犯罪的處罰體系中,欠缺一個銜接交通肇事罪與一般交通違法行為的具體罪名,同時對于未造成損害結果的危險駕駛行為無法產生刑法上的拘束力,表現出極大的局限性,給道路安全和社會安全造成了嚴重威脅。隨著近年來重大交通事故的接連出現,我國公安部門對行為人酒后駕車的行為開展了專項整治活動,但即使在這種高壓勢頭下,酒后駕車致人死亡的交通事故仍然窮出不斷,僅依靠《治安管理處罰法》和《道路交通安全法》無法將該類危險行為進行有效懲處[4]。

  4 危險駕駛行為刑法規制措施

  4.1 明確醉酒刑事責任

  從理論角度出發,醉酒包括生理醉酒、復雜醉酒和病理醉酒這三種,這其中也包含了自愿醉酒和非自愿醉酒。復雜醉酒的行為人并不是完全喪失行為能力,只是在一定程度上被削弱,因此若復雜醉酒行為人侵害了相關法益應當按照生理醉酒進行懲處,病理醉酒應當按照精神病人來對刑事責任進行認定。而對于生理醉酒則要從行為人是否自愿的角度出發,如果行為人處于自愿,無論醉酒駕駛是行為人處于限制責任能力或責任能力,都應當按照行為人具有完全責任能力進行認定,負擔完全刑事責任。

  如果行為人處于非自愿的狀態時,應當看實施危害行為處于限制責任能力還是無責任能力,以此來確定行為人承擔何種刑事責任。雖然理論上能解決醉酒的刑事責任問題,實務上也可按理論操作,但立法之遺漏使實務操作難免有違“罪刑法定原則”之嫌,為徹底堅持“罪刑法定原則”,確保司法公平公正,切實尊重和保障人權,對《刑法》第18條第4款規定還應當予以明確。具體可界定為:處于生理醉酒類型的行為人導致自己在無責任能力或者限制責任能力時產生過錯的,應按照現行刑法使行為人承擔刑事責任,行為人無過錯的,應當不負刑事責任或者承擔部分刑事責任[5]。

  4.2 增加自動駕駛類“危險駕駛罪”這種行為犯的規定

  現行刑法在對道路交通犯罪主體進行調整后,筆者認為危險駕駛罪的客觀要件還存在著調整的空間,即對行為犯的刑法規制應當進一步確認。當前我國刑法條文中認定危險駕駛罪的犯罪客體為公共安全,但是將危險駕駛主要分為醉酒駕駛、追逐競駛、違規超載超速和違規運輸危險化學品危及公共安全這四種行為,除此之外的犯罪行為并沒有進一步的歸納概括,其他情況并沒有包含其中。危險駕駛罪要求行為人在主觀方面存在故意,若在自動駕駛的過程當中,乘客在應當預見該駕駛行為一直保持原狀態會對社會造成危害卻并沒有采取相應措施,即使沒有造成嚴重的損害結果,也應當按照刑法進行規制[6]。

  這是因為我國自動駕駛汽車有著較長的發展階段,自動駕駛汽車達到L5級別或有較長時間,但是L3級別已經處于測試階段并且即將步入人們的日常生活,所以乘客和自動駕駛系統共同存續的狀態將要維持很長一段時間。而且,由于自動駕駛系統的特殊性,醉酒駕駛和追逐競始得情形出現的概率將會大大降低,而因自動駕駛系統失靈或者故障而導致得危險駕駛行為將會出現,雖然沒有造成嚴重的損害事故,但是如果不嚴格加以規制,將會對道路交通安全造成困擾。

  4.3 推動完善行刑銜接機制

  首先,推動不起訴后訓誡制度化規范化。對危險駕駛罪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可以降低訴訟案件數量,不起訴案件也隨之增加,但是不起訴并不代表行為人無罪,行為人危險駕駛對社會秩序帶來嚴重損害。根據《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373條規定,檢察院可以基于案件的實際情況,對不起訴人予以訓誡等處罰。所以,筆者認為,若危險駕駛類在適用不起訴制度的同時,應當立即對行為人進行訓誡,訓誡內容主要圍繞刑法和道路交通安全法等法律法規,充分釋法說理,警示被不起訴人今后嚴格遵守道路交通法規,避免再次出現違法犯罪行為。

  其次,積極推動立法完善。結合當前刑罰輕緩化的趨勢,對于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全面推行后刑法和道路交通安全法在醉駕處罰上出現的銜接“空白”問題,筆者建議,一方面應提高醉駕入刑的標準,將《意見》第2條規定的8種從重處罰的情節作為入刑標準,同時將刑罰種類擴充為有期徒刑或拘役,并處罰金,為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留下合理空間。另一方面加強對道路交通安全法的進一步完善,增加行政處罰的種類,以行政處罰的方式在刑法領域外對醉酒駕駛進行懲處[7]。

  4.4 完善超員判定

  公安部試行規定對客運車輛嚴重超員、嚴重超速的認定具有一定的適用性以及合理性,但并未規定非客運車輛嚴重超載、嚴重超速的問題,可見現行法律對于這部分規定仍存在一定的漏洞。此外,對客運車輛嚴重超速的具體認定,不能僅僅將雙重超過原則作為唯一的認定標準,若造成實害結果,即使行為人沒有超過法律規定的時速標準,也應當按照超速比例的相關規定以及實害結果造成損害程度,綜合判斷其行為是否構成嚴重超速。

  4.5 檢察機關參與危害道路交通安全犯罪治理的職能定位

  如何充分發揮檢察職能,準確行使公訴權(不訴權),公平、公正、高效辦理交通肇事罪、危險駕駛罪案件,是筆者著重思考的問題之一。根據相關數據顯示,飲酒和醉酒駕駛是導致交通事故發生的重要原因。醉酒駕駛機動車是危險駕駛罪的主要形式之一,對醉酒駕駛機動車的危險駕駛罪如何處理才能達到社會效果、法律效果最大化,實踐中有兩種觀點:一種觀點為,出現醉駕行為就應當啟動訴訟程序。理由是對醉駕必須零容忍,不能給醉駕人員留下僥幸的空間。醉駕而造成的危險駕駛罪會對人民的生命財產和社會秩序造成極為惡劣的影響,不嚴懲不足以警示機動車駕駛人員,不嚴懲不足以制止減少此類犯罪,檢察機關對此類犯罪不宜做不起訴,不論情節輕重,都應該起訴法院處理,警示效果最好。

  另一種觀點為:對醉駕也可視情況作出不起訴。理由是檢察機關依據法律規定來確定是否起訴,因此不起訴并不會因為案件性質的不同而發生變化,如果案件情況符合不起訴條件,就可以做出不起訴決定。我們從思想上對醉駕必須零容忍,但處理上必須慎重,必須區別對待。醉駕導致的危險駕駛罪也是一種普通刑事犯罪,而且相較于交通肇事罪而言,其危害程度、處罰力度、處罰刑種、刑期更低。對交通肇事罪案件檢察機關都可以作相對不起訴處理,那么醉駕導致的危險駕駛罪當然也可以作相對不起訴處理,因此筆者同意后一種觀點。

  4.6 堅持責任主義原則

  在近代或者早于近代,刑法更注重的是客觀責任或者結果責任,即無論行為人主觀上是否存在過錯,都要按照刑法追究其刑事責任。這種客觀歸責的做法受到了近代刑法學家的廣泛批評,以主觀責任為主要內容的責任主義成為近現代刑法的重要原則。張明楷老師認為:“責任主義中的主觀責任,當行為人對其違法行為與損害結果都具有相應的責任能力,以及行為人在主觀上存在故意、過失或者對行為的違法性存在認識的可能性時,才能對行為人進行非難”。鑒于刑法分則條文對抽象危險犯往往只規定了類型化的客觀行為,在認定時尤其要注意考察行為人的主觀方面,防止客觀歸罪現象的發生。

  司法論文投稿刊物:《法律適用》(月刊)創刊于1986年,由國家法官學院主辦。是應用法學理論研究刊物。立足于我國司法實踐,重點案件審中的新型、疑難、特殊法律問題進行研究,展示法官學術研究成果。

  5 結語

  綜上所述,刑法的科學性、合理性是刑法的生命,是刑法自由、平等、正義、秩序等價值以及人權保障與社會保護機能實現的內在要求,也是強化刑法權威性、提高刑法實效性的客觀需要。針對這種情況為維護交通安全,對危險駕駛刑法規制存在的不足進行完善與強化,能有助于刑法整體的科學性、合理性,也能為危險駕駛的判定與治理提供有力支撐。

  【參考文獻】

  [1]黃靜怡.論我國危險駕駛罪的完善[D].廣州:廣東外語外貿大學,2020.

  [2]陳曉宇.危險駕駛罪立法問題研究[D].長春:吉林大學,2019.

  [3]周磊,秦波.醉駕案件定罪問題與出罪路徑研究[J].法律適用,2018(11):101-109.

  [4]陸詩忠.論“危險駕駛罪”司法適用中的幾個疑難問題[J].甘肅政法學院學報,2018(02):49-61.

  [5]林若愚.危險駕駛罪的梳理及其完善[D].蘇州:蘇州大學,2016.

  作者:霍偉龍

110期排列3金彩和值